你知道三大暴利行業是什么嗎?業界流"/>
<noframes id="vhr99">

      <em id="vhr99"><form id="vhr99"><span id="vhr99"></span></form></em>
      <span id="vhr99"></span><noframes id="vhr99">

        <span id="vhr99"></span><em id="vhr99"></em>

        <form id="vhr99"></form>
        <span id="vhr99"><th id="vhr99"><track id="vhr99"></track></th></span>
              山東臨沂恒泰塑料機械廠
              服務熱線:
              18669489117
              山東臨沂恒泰塑料機械廠
              18669489117

              街頭廢品回收成暴利行業 年經營額達650億

              發布日期:2020-01-04 08:01:23  點擊量:1755   信息來源:

                一年六七萬,在街頭廢品回收大軍中已不是高收入。收入頗豐的小商販擠占廢品回收大盤的同時,過重的稅負和扶持政策的缺乏讓回收大軍中的正規國企只占市場一兩成。新時代背景下,這種局面有望扭轉。

                行業暴利:每年千億元的破爛"大盤"

                你知道三大暴利行業是什么嗎?業界流傳著一種半真半假的說法:軍火、毒品,還有收破爛。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從事再生資源行業的各類企業有十萬余家,年經營額在6000億至7000億元間,是一個規模龐大、利潤豐厚的"大盤子"。從業人員達1800萬人,相當于每57個人中就有1個"破爛王"。

                山東是再生資源回收大省。省內再生資源行業從業人員50萬人,企業8200家,基層回收站點3萬多個,年再生資源回收總量在1500萬噸左右,年經營總額約650億元。臨沂的廢有色金屬交易市場在全國排名第三。鄒平廢輪胎基地和萊州的廢塑料基地均為北方最大規模交易市場。具體到濟南,保守估計,回收點數量在1000個左右,沒有成規模的大型廢品交易市場,但分散的小市場數量眾多。

                不知何時開始,穿行鄉里收破爛是件丟人的事,是窘迫生活的最后生存路徑。如今,在許多地方,收廢品不但不會被人笑話,相反成了一件很風光體面的事情。據業內人士介紹,這個圈內的不少"大佬",甚至和開星級酒店的大亨們一起在當地富豪榜榜上有名:只要你或明或暗地在某鎮承包了一個區域的廢品收購權,年入過億并不是傳說;即便你實力稍弱,拿不下一個片區,那就包一個村或者一個工業區,一兩年下來,身家數千萬亦屬正常;就算只有那么一點點"關系",只能吃定一個中等規模工廠,一年賺個百八十萬,也不用費太大力氣。

                一夜暴富,不是神話,而是"江湖"。由于缺乏有效的監督,在圈定的地盤里,誰的地盤誰做主。地盤圈定后,廢品回收價格可以無限壓低甚至無償獲取,這個江湖便成了聚寶盆。

                無序發展:業態落后的小作坊占七成江山

                不要懷疑,在小區推板車收廢品的人都會天天看大盤。因為期貨市場的大盤會直接影響收購再生資源的成交價格。一只蝴蝶扇動翅膀足以掀起風暴。

                不同于小區破爛王第一手回收廢品的低價,進入破爛王自己的世界后,再做第二手交易,各類廢舊物資的成交價格便瞬息萬變。國內廢銅買賣的價格受倫敦證交所當天大盤影響。而廣東清遠廢銅市場的一宗買賣就有可能讓倫敦證交所的數字上下翻動。

                大宗出入的熱錢讓廢品江湖隨之沸騰。"利少少收,利多多收,無利不收",當天買入,當天賣出,是不少投機客的生存之道。因此,滿足于"收舊初加工、一買一賣",業態原始落后的小作坊橫行。據不完全統計,這種小作坊至少占到廢品回收業的七成到八成。大部分企業生產經營規模小,單打獨斗,缺乏聯合與合作;融資渠道狹窄,資金緊缺,缺乏資金實力擴展經營規模;技術力量薄弱,缺乏引進和開發新技術、新設備的能力;企業機械化、自動化、信息化應用水平低;大部分產品質量差,附加值低。

                由于技術、設備環節落后,廢棄物得不到充分利用,不僅浪費了再生資源,而且還容易造成環境二次污染。觸目驚心的案例讓當事人都無法釋懷。濟南的廢品回收者說,早些年,西郊農村有個小規模的舊電池回收市場,專門回收、拆解電動車上鉛酸電池里的鉛板。按道理說,鉛酸電池靠鉛板和硫酸發電,溶液里的硫酸鉛可以被提煉出來,硫酸也可以做無害化處理。但拆電  池的農民怕費事,直接撬開盒子拿出鉛板,將剩余的溶液潑進河里。不到一年,河里魚蝦絕跡,河畔土地寸草不生。原本不值錢的塑料泡沫被灼燒成顆粒狀,一斤就能賣3塊錢。兩個人,一臺爐子,一天干12小時,純利潤就能達到1萬元。受利益驅使,不少地方興起燒塑料的小作坊,一開動起來就釋放出遮天蔽日的"毒煙"。

                廢棄物二次污染的危害有多大?山東再生資源行業協會秘書長邱明琦舉了一個例子:一節普通1號干電池直接埋進土壤,足以使四周一平方米的土地永久長不出莊稼。一塊紐扣大小的鋰電池投入水庫,足以污染600噸水,這個數量相當于一個人一輩子的全部飲水量。

                舉步維艱:正規軍只占一兩成市場

                這廢品江湖是如何形成的?新中國成立前,這個行業沒有暴利,是最底層的生存方式,有一個卑微的稱呼,叫"拾破爛的"。建國后,"拾破爛"變成一個行業,更名為"廢舊物資",其中生活物資回收交由供銷社系統負責,生產物資回收則由商業系統負責。十一屆三中全會后,計劃經濟轉變為市場經濟,"廢舊物資"合并歸供銷社管理,并向社會資本開放,2002年下半年,由供銷社審核的《特種行業許可證》和公安部門審核的《物資準許證》取消,自此行業準入全面解禁。從業企業和人員迅速膨脹。"什么是正規軍,什么又是非正規軍呢?國有企業活下來都不易了。市場份額縮得很厲害。"濟南市再生資源行業協會會長朱霆感慨。如今,他們只占全市市場份額的一兩成。"這是全行業的問題。"邱明琦在研究報告中指出,過重的稅負捆綁住了正規企業的手腳。以近20年為維度,1995年1月1日至2001年4月30日,國家對再生資源回收企業實行增值稅先征后返70%的優惠政策;2001年5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國家對經營單位銷售廢舊物資實行免征增值稅的優惠政策;2009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國家又恢復了對銷售再生資源的符合條件的納稅人實行增值稅先征后返的優惠政策。

                但從2011年1月1日至今,對行業再沒有任何優惠政策。由于再生資源回收企業對產廢企業和城鄉居民缺乏約束力,無法取得增值稅進項抵扣發票,因而銷售時,必須全額繳納17%的增值稅和以增值稅為基數的地方稅,導致企業內稅負高達16.9%,高于全國大多數行業3%的平均稅負。

                有工商注冊的正規軍受稅負所累,再加上近兩年再生資源市場行情不好、需求萎縮,不少企業紛紛關門倒閉。部分回收企業為了生存,與利廢企業相互勾結,進行不開票、不納稅的違法交易,致使國家稅費大量流失的現象日益嚴重;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稅收優惠,使得廢舊材料的生產成本大幅度上升,相關利廢企業寧用原生礦產而不用廢舊材料,致使廢棄物得不到充分利用所造成的資源浪費和環境污染現象進一步加劇。

                最直觀的例子就是鋼材。邱明琦介紹,在國外,廢舊鋼材在冶煉新鋼的原料百分比中占到四成,但在國內,這個比例連一成都達不到。原因就在于,廢舊鋼材的價格太費了,比進口鐵礦石還貴,從投入產出比的角度考慮,鋼企寧愿燒煤燒炭地先煉鐵再煉鋼。但從宏觀角度講,這其實是一種嚴重的能源浪費。
              copyright?山東臨沂恒泰塑料機械廠 2022版權所有
              返回頂部
              金凤凰app下载快三